新闻动态

【青年艺术100】架上绘画如何在当下自处?| 100 · 年度展

返回
“青年艺术100”创始于2011年,始终以青年艺术家为服务核心,一直致力于发掘和推广青年艺术家,历年来为艺术界注入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。2021“青年艺术100”的年度主题“拾·壹”,意为从0开始,从1起步,0和1是无限循环,无限可能,有历史的责任,也有新时期的使命。2021年12月,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,让我们共同期待重新出发的“青年艺术100”如何在下一个10年开启的时候,排列组合地呈现我们与艺术、青年、人和这个时代的关系。

为此,在12月下旬年度展开启之前,对于当下青年艺术生态的一些普遍性问题,我们特别邀请国内外资深的策展人、画廊&机构负责人、媒体人、院校老师、艺术家等,根据他们的经验,作出了一些可行性的建议。



QUESTION?
#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家选择多元的媒介进行创作(装置、影像、行为、新媒体等多媒介),在各项评选,这些媒介更抓眼球,那对于媒介单一的架上绘画而言,是否不公平?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架上绘画的艺术家应该如何应对?有哪些可行性建议。#




徐累
艺术家
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研究生导师

ANSWER
现在年轻的艺术家面对着广阔的视野和全球化潮流,自然受到新媒介的影响。可是国内的教学的主流仍然是传统的架上绘画教育,在这二者之间需要找到一种平衡的关系。

许多艺术家对架上绘画,对传统的画法仍然有一份初心,优秀的传统对他们来说都是压在身上的重量。要从那个舒服的蚕茧中化蝶,对艺术家们来说是一个考验。架上绘画成熟的比较慢,需要一种长久的训练,吐故纳新也都要一个过程。

尤其当代艺术,艺术家不仅仅要手上的活儿好、画的好,同时在思维方式上、工作方法上要力求有自己的看法。工作方法是你吸取的资源,或者是你一贯的做法,这个做法是你特别拥有的。这种工作方法可能是一种考据式的、是借鉴美术史经验的,或者是你直接从生活当中来的,方法都不一样。我觉得年轻人在生活履历上不像过去的上一辈的人那么丰富,他们习惯通过虚拟的媒介来取得资源,所以他们做作品基本上不是直接来自于生活的感悟,而是来自于二度经验,这种二度经验,不管是画法还是从对世界的观察和看法,都是二度经验的,所以就要形成自己处理信息的能力,要把信息处理好,处理信息的过程就能呈现出你的方法,你是用大数据的方式来做,从中再提取一些东西,还是你从哪个切入点来去做,方法都是不一样的。每个人他的世界观也不一样,还是那句老话,要尽早的形成自己对世界的独特的观察方法,这个就是你的世界观,因为你的世界观是由你的艺术来呈现的。处理方法是多元的,所谓多元就是你很自由的去用你的模具测量这个世界。



冯博一
独立策展人、艺术评论家
四川美术学院艺术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

ANSWER
架上绘画有着比较长的传统,通过我们接收的教育&知识结构,对此往往容易做出比较明确的判断。而其他的综合媒介还处在发展阶段,甚至是初期阶段,更具有实验性,对媒介的运用较有优势,也更具吸引力。
至于传统的绘画,如果你没有一定的功力,或者没有特殊的一种想法,往往很难超越以往的样式和前辈的作品。从事架上绘画的,仍然还是有很多发展的可能,只不过说你要具备的这种能力,包括观念上的、技术手段上的,可能要具有更扎实的基础。



邱志杰
艺术家、策展人
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院长及教授

ANSWER
现在艺术家的学科背景不再局限于美术学院或者艺术系。不久前在亚洲数字艺术展的征稿中,有一大批学习计算机的理工科背景创作者,他们作品也做得非常有意思。同样,现在很多年轻人也不以媒介来定义自己,他可能在不同阶段尝试不同的创作媒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所谓的单一媒介需要艺术家在理论上给自己足够强大的理由:确实在媒介中找到了值得生根的东西,那么我愿意心无旁骛地在媒介的独特性上有所发掘。机会确实没有那么多,但还是值得去深入探索的,它需要强大的理论的支撑。

因为我出身实验艺术学院,综合性很强,我还是主张艺术家有比较广博和杂合的事业,杂交和跨界一直是比较有效的创造办法。



胡斌
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常务副馆长
艺术管理学系教授

ANSWER
在当下的环境中,艺术家不会把自己局限在某个媒介里面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他面对的是整体的问题。近些年来我们看到从国外回来的一些年轻的艺术家,他是全方位发展的状态,他是围绕某理念、课题,展开了系统的研究,包括种文本、绘画、装置影像等,这的确是整体的重要取向。但这个取向并不代表所有艺术家都要全方位的发展,他仍然可以用某一个媒介,但是某一个媒介一定介入的是整体的问题,而不是单一媒介关注狭窄范围的问题。



向京
艺术家

ANSWER
我不觉得是单一媒介作品越来越少,我只是觉得好的越来越少。架上这类传统艺术作品有一定的技术门槛,年轻一代可能欠缺获得这种技能的兴趣。因为有太多的其他门槛较低的媒介,易于掌握且贴近自身。我觉得创新路径很好,但是架上绘画或者传统雕塑的人才也不会消失。